新手教學 遊戲系統 地圖大全 遊戲攻略 禁地副本 專題工具 綜合推薦 影片中心
當前位置:九陰真經遊戲專區 >> 原著小說專題 >> 正文
第十七章 對歌表述真情,寶塔之顛,恍若仙境(3)
發佈時間:2012年06月16日 16:24:05    作者:開心遊戲網    人氣:7254    進入討論區
第十七章 對歌表述真情,寶塔之顛,恍若 仙境(3)

 這時,阿虎、王一葉已將兔肉烤好,眾人吃了兔肉,便在巨石上坐下休息。阿虎、王一葉見兩位婆婆原來是兩位貌美女子,都吃了一驚。黃裳對阿虎道:「你還記得這兩位姑娘嗎?」阿虎想了半天,卻是想不起在哪見過,黃裳道:「你還記得平陰城外的那個酒館嗎,當時銅牆鐵壁四位大哥與一位西域來的人爭鬥,就是因為這位黑衣姑娘。」阿虎又想了想,不解道:「當時酒館裡是一位紅衣姑娘,而她卻是一位黑姑娘,怎麼會是一人?這位藍衣姑娘倒像是酒館裡的那位姑娘。」黃裳哈哈笑道:「我這位阿虎兄弟憨厚正直,記性卻差了些。」王一葉道:「黃大哥,我卻是記得好像在哪兒見過這位藍衣姑娘,卻也想不起了。」黃裳笑道:「沒見過的倒記得些,見過得倒不記得了。」黃裳三人不禁欣然而笑,那蔡可和丫兒也跟著笑了起來。

五人歇息過後,繼續上馬前行。走過群山,前方是一片荒地,荒地上長滿了各種野草,野草之間,長著成片的葛草,葛草枝籐茂盛,偶爾幾隻黃雀落在上面,又飛到低矮的灌木從中,伴著黃雀悅耳的鳴叫聲,只感到一片生機。見此情景,黃裳放聲而歌道:

「葛之覃兮,施於中谷,維葉萋萋。黃鳥于飛,集於灌木,其鳴喈喈jiējiē。
葛之覃兮,施於中谷,維葉莫莫。是刈yi是蒦huo,為絺chī為綌xi,服之無斁yi。
言告師氏,言告言歸。薄污我私,薄浣我衣。害浣害否?歸寧父母。」

這是《詩經》《周南》篇中的一首詩歌,名為《葛覃》,葛是一種做衣服用的材料,這首詩歌描寫的是將葛製作成衣服的愉悅心情。

蔡可與黃裳並馬而行,黃裳唱罷,只聽蔡可輕聲歌道:

「野有蔓草,零露漙tuan兮。有美一人,清揚婉兮。邂逅相遇,適我願兮。
野有蔓草,零露瀼瀼rangrang。有美一人,婉如清揚。邂逅相遇,與子偕臧。」

蔡可所唱的是《詩經》《鄭風》篇中的詩歌,名為《野有蔓草》,是對意中人表達真摯感情的一首歌。

黃裳聽罷,不由心頭一動,一時卻不知如何才好。許久,黃裳道:「姑娘也學過詩詞歌賦?」蔡可道:「在我小的時候,他們讓我看一些四書五經,我便記住了。」黃裳道:「姑娘真是冰雪聰明!」黃裳說完,又歌道:

「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縱我不往,子寧不嗣音?(繼續傳其音信);
青青子佩,悠悠我思。縱我不往,子寧不來?
挑兮達兮,在城闕兮。一日不見,如三月兮。」

這也是《詩經》《鄭風》篇中的一首詩歌,名為《子衿》,詩歌以問詢方式,表達了對同窗好友的深厚情誼。

蔡可聽完,歌道:

「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縱子不往,我盼子歸;
青青子佩,悠悠我思。縱子不往,我寧守子歸;
挑兮達兮,在我心兮。一日不見,如三秋兮。」

蔡可所唱,是將《子衿》的歌詞修改,卻也回答了黃裳方才歌中的詢問。

蔡可歌畢,黃裳道:「姑娘心地純淨,黃裳恐有負於姑娘。」蔡可看了看黃裳,低頭緩聲道:「一日不見,如三秋兮。我只要和你在一起。」

此時,丫兒已將阿虎、王一葉招呼開來,遠遠地跟在後面。蔡可與黃裳並馬齊行,蔡可此言一出,黃裳心中一蕩,低聲道:「在下家中已有妻室,姑娘如此貌美,怎能屈身嫁於黃裳?」蔡可道:「我不管他們,我只想每天守在你身邊,攜子之手,與子同老!」黃裳看那蔡可,臉頰低垂,神色憂傷,讓人萬分憫惜,萬分愛憐。黃裳道:「姑娘既然對黃裳有意,黃裳豈能無情?姑娘對黃裳有救命之恩,黃裳也要陪護姑娘終生。」蔡可神色頓喜,抬頭看著黃裳,美目含笑,柔情微露,不禁讓人心神悸動,魂魄飛揚。

黃裳神情激盪,眼望天空,幾隻小鳥在空中飛舞戲逐,發出悅耳的清脆叫聲。黃裳猛地縱身躍起,向空中飛去,手臂一伸,已將一隻小鳥捉在手中,黃裳身子在空中轉了一個圈,又回到馬上。黃裳將小鳥遞給蔡可,道:「喜歡嗎?」蔡可雙手輕握小鳥,道:「喜歡。」蔡可細細觀看,卻是愛不釋手。其它小鳥見同伴被捉,飛在兩人周圍,嘰喳亂叫,蔡可手中小鳥驚懼萬分,使勁拍打翅膀,想要飛走。蔡可見狀,向黃裳道:「它多可憐,咱們放了它吧?」黃裳笑著點點頭。蔡可鬆開雙手,那小鳥展翅飛出,加入其它同伴。蔡可面色欣喜,開心而笑。

黃裳高聲道:「我要廣邀親朋,明媒正娶姑娘,回去後我便稟報父母。」蔡可異道:「你怎麼還要稟報你的父母,你喜歡就行了,管他們幹什麼?」黃裳笑道:「婚姻大事,豈能不稟報父母大人?你也要告知你的父母,請他們同意。」蔡可道:「我不管他們,你也不要管他們了?」黃裳道:「不行,必須要稟報父母。」蔡可道:「如果你的父母不同意怎麼辦?」黃裳笑道:「姑娘貌美善良,他們怎會不同意?」蔡可淡淡道:「就算他們不同意,我也要和你在一起,一輩子都在一起!」黃裳輕聲道:「姑娘不必擔心,我在酒館裡第一次看到姑娘,就感覺與姑娘似曾相識,想必是前世結下的緣分,今世與姑娘相守終生,卻是命中注定了的。」蔡可道:「我也記得小時候見到過你,所以在酒館見到你,就喜歡了你。」

兩人說著,雙手不禁牽在一起。座下馬兒齊頭並進,緩步前行,和風吹過,兩人衣衫輕輕飄動。

首頁      上一 章節     下一章節     末尾

   

0
0
0
0
0
0

超贊

期待

支持

很瞎

翻桌

懷疑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