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手教學 遊戲系統 地圖大全 遊戲攻略 禁地副本 專題工具 綜合推薦 影片中心
當前位置:九陰真經遊戲專區 >> 原著小說專題 >> 正文
第十一章 武林爭鋒(2)
發佈時間:2012年06月16日 15:23:45    作者:開心遊戲網    人氣:7032    進入討論區
第十一章 武林爭鋒(2)

 幾十招下來,那宮效刃微閉雙眼,後背雙手,從容悠閒,但余章子已是手忙腳亂,應接不暇。余章子暗道:「此人招數不但在自己之上,而且內力也不在自己之下,再戰下去,自己也會是失敗。既然自己武功不濟,倒不如主動認輸。可惜自己的『乾坤大挪移』只修煉到第一層,回去後定要加緊修煉。」余章子想到這裡,賣了一個破綻,跳出圈外,余章子抱拳道:「宮長老武藝高強,在下自愧不如。」宮效刃冷笑道:「余教主還沒見識到我『迷離腳』的厲害,怎可輕易認輸。」說著,一腳向余章子踢去,余章子只感覺一股巨力襲來,想要抵擋,已是不及,余章子被震得連連後退數步,最後跌倒在地,口吐鮮血不止。

岳雲行見狀,怒喝道:「宮長老,余教主已經認輸,你為何還下此毒手?」宮效刃道:「岳盟主息怒,武功較量,受些傷在所難免,況且我與余教主還未決出勝負。」岳雲行厲聲道:「武林大會重在切磋武功,若一方已經服輸,另一方仍強行進攻,定當不饒。」宮效刃抱拳道:「是,岳盟主,在下一定下不為例。」宮效刃嘴上說著,神情卻十分傲慢。

此時,黃裳站在壘台上,注視著場上比武。那余章子被宮效刃擊倒,口吐鮮血,臉色蒼白,一時間無法站起。黃裳上前一步,把了把余章子脈搏,那脈搏甚是微弱,傷勢甚是嚴重。黃裳暗運內力,一股真氣傳入余章子體內,片刻之後,余章子臉色漸漸好轉。此時已有幾個明教弟子跑上壘台,將余章子扶起,余章子抱拳對黃裳道:「多謝黃大俠。」黃裳道:「余教主不必客氣,貴教弟子行俠仗義,扶危濟弱,在下十分佩服。相助俠義之士,也是在下的榮幸。」余章子道:「黃大俠如此仗義,在下真是感激不盡。可惜在下武功微薄,空有一腔熱血,而很多事情卻是無可奈何。」黃裳道:「余教主不必如此,武功乃是末節,余教主和貴教弟子篤行俠義,才是武功之根本。」余章子道:「黃大俠所言甚是,篤行俠義也是我教教規,我教教規規定:凡我教眾,須行俠仗義,救苦扶難。」兩人相談幾句,彼此感覺十分投機,余章子道:「日後有暇,還望黃大俠駕臨鄙教,在下也能盡地主之誼,感謝黃大俠。」黃裳抱拳道:「多謝余教主相邀,他日我定當光臨貴教。」余章子神色歡喜,道:「本教眾弟子將恭候黃大俠光臨。」余章子抱抱拳,與明教弟子一同走下壘台。

壘台上,宮效刃半瞇眼睛,高聲道:「老夫在這裡恭候了,請各位英雄速速上台!」宮效刃話音剛落,只聽一人高宣佛號,緩步登台。此人身披灰色僧袍,貌相祥和,左手手握一串念珠,正是少林方丈濟深。濟深口念佛號,朗聲道:「宮施主莫要焦急,貧僧前來請教。」宮效刃見是少林掌門,抱拳道:「能與濟深大師切磋交流,乃是在下造化。大師,請。」然後左腳落於右腳內側,身體平直,同時雙手回收於腰際,這一招,正是「迷離腳」的「迷離探戈」招式,此招只守不攻,姿勢謙和恭敬,表示和對手過招旨在切磋武功,絕無爭勝之念。濟深方丈在江湖中威望極高,宮效刃雖狂妄自傲,但與濟深比武,也首先使用了此招。濟深道:「阿彌陀佛,施主不必客氣,請!」

宮效刃變換招式,腳步前移,跟著一個橫掃,擊向濟深雙腿。濟深輕輕一縱,躲過宮效刃攻擊,跟著雙掌分開,兩手拇指、食指緊緊相扣,虎口成圓形,所用招式乃少林寺七十二絕藝的「鎖指功」。濟深左手擊向宮效刃右臂,右手向宮效刃咽喉抓去,正是「鎖指功」的「左攻右擊」式。這「鎖指功」武功是少林寺一位僧人練習書法時創作的,百年前,少林寺有位酷愛書法的僧人,這位僧人練習書法時,為了使筆力沉著,便在毛筆中灌入鉛,每日使用這種毛筆書寫一千個字。經過數十年的練習,這位僧人終於練就了一手好字。這位僧人沒有料及的是,此時他的指力強勁無比,稍一用力,便可夾斷木版,磚石。這位僧人歡喜萬分,便將書法撰寫中的技巧方法融入了這種指力之中,經過悉心研磨,終於創造出了這套「鎖指功」。

「鎖指功」招數飄逸雅致,但招招都是剛勁迅猛,威烈無比,宮效刃招數力道雖然也很強勁,相比之下卻略顯不足。突然,宮效刃倒過身子,雙手支地,跟著雙腳騰空,雙腳相互出擊,迎戰濟深。對於常人,這種頭上腳下的攻擊將會十分不便,但對於宮效刃,招數施展卻變得更加自如,只見宮效刃雙腿在空中或攻,或守、或進、或退、或閃、或躲、或騰、或挪,竟比雙手還靈活巧妙,這便是「迷離腳」的「倒行逆施」三十三式。丐幫創幫以來幾百年時間裡,積澱了許多奇妙武功,其中最著名的便是「降龍十八掌」和「打狗棒法」,但「降龍十八掌」和「打狗棒法」只有教主才能被傳授。而在丐幫長老和眾弟子之間,也有許多獨特武功,朱莊明的「破鞋功」和這套「迷離腳」便是其中的代表。「迷離腳」招數繁雜凌亂,創造出這套「迷離腳」的那位長老原是一個很聰明的人,但卻十分馬虎,在他創造出「迷離腳」後,又創造出了許多其它武功,這位長老將這許多武功都歸在「迷離腳」之內,這樣使得「迷離腳」招數眾多,到最後包含多少超數,連這位長老也沒分清,而整套武功也非單純的腳功了。後來,流傳下來的「迷離腳」主要包含三種武功,分別為腿功,腳功,步功,腿功包含「剪子腿」、「連環腿」、「掃蕩腿」、「火龍腿」等;腳功包含「孤拐腳一十三式」、「手腳並用一十六式」、「倒行逆施三十三式」、「迷離探戈八式」等;步功包含「虛步」、「撲步」、「碾步」、「顛步」、「漣猗步」、「千斤步」等。

那「倒行逆施三十三式」施展起來,雙腿猶如兩根粗干,翻滾來回,厚實雄渾。而濟深的「鎖指功」卻也非等尋常,只見濟深一指相擊,跟著指指相擊,招數灑脫文雅,靈活飄逸。瞬間,兩人已戰至百餘回合。

濟深看到,那宮效刃所用招式雖然奇特雄勁,但畢竟是以手撐地,其底盤並非很是堅牢。濟深見狀,隨即變換招式,只見濟深雙腿微彎,形成弓步,雙手變掌,置於胸前,接著深吸一口氣,雙掌猝然推出,只見一陣疾風猛地向宮效刃襲去,疾風到處,捲起一片沙石。

再看宮效刃,似狂風中一顆小樹,支撐片刻,終究向後載去。宮效刃在空中翻了幾個跟頭,忙倒正身體,腳下用力,祭出「千斤步」招法,才勉強站定在地。宮效刃深吸一口氣,淡淡道:「少林寺七十二絕藝的「推山掌」果然名不虛傳。」濟深道:「施主見笑了。」兩人嘴上說著,拳腳動作一點不慢。宮效刃「絕藝」二字剛出口,身子已經躍起,跟著雙腿交叉,向濟深連環擊去,待宮效刃說到「名不虛傳」時,雙腿已連環擊出三四腳。再看那濟深,雙腿挺膝,兩腳足跟內側相抵,雙手或拳或掌,上下翻騰,待濟深說到「見笑了」,已將宮效刃招數盡數化解。只聽宮效刃道:「濟深大師卻是什麼招法?」濟深道:「少林『竹葉手』,施主可有耳聞?」宮效刃道:「少林寺七十二絕藝的『竹葉手』!少林武功博大精深,實在讓人羨慕。」兩人邊說邊戰,身法招式不但未有絲毫減慢,反而變得愈加快捷,而兩人說話語調卻和平時一模一樣,無半點停頓氣促。

這一場武功較量,令台下數十名各派掌門皆感到自愧不如,這些掌門本想上台一較高低,但此時均想:「我便是再練上二十年,也未必是他二人的對手。幸虧我沒貿然上台,否則豈不是自行出醜?」

宮效刃突然大喝一聲,雙腿猶如狂風驟雨,「剪子腿」、「顛步」、「漣猗步」、「連環腿」、「掃蕩腿」、「火龍腿」、「孤拐腳一十三式」、「迷離探戈八式」、「手腳並用一十六式」驟然而出,這些招式加起來有五十多招,但見這些招式招招相連,環環相扣,似驚濤駭浪般向濟深襲來。濟深氣定神閒,依式出招,見招髮式,雙手靈巧迅捷,有時似蜻蜓點水,輕盈機敏,有時又似水中蛟龍,凶悍猛烈,閒庭信步間,濟深已將攻來招式一一化解。宮效刃驚道:「這是什麼武功?」濟深道:「宮施主只知『竹葉手』其名,卻不知『竹葉手』有六十四式。此招是『竹葉手』的『竹籃打水』,宮施主接招了。」濟深言語悠閒自若,出手輕盈靈快,只見濟深左手持拳,右手化掌,雙腿微曲,左拳直擊宮效刃下腹氣衝穴,右掌擊向其膝部犢鼻穴。宮效刃慌忙躲閃,不料濟深攻至半路,雙臂突然回撤,濟深左拳轉向了宮效刃頸部的廉泉穴,右掌卻拍向其頭部的神庭穴。

宮效刃趕忙撤步,低頭,剛剛躲過此招,只聽濟深道:「勢如破竹!」只見濟深兩手拇指攏和,其餘四指伸出,左手四指點向宮效刃面部神庭、印堂、睛明、人中穴,右手四指點向其胸部天突、璇璣、華蓋、紫宮穴。宮效刃趕忙施出「手腳並用」式,左攔右擋,已是只有招架之功,無有還手之力了。突然,宮效刃看到濟深食指向自己巨闕穴擊來,想要回手阻擊,已是身不由己,宮效刃只感覺渾身一震,五臟六腑劇痛無比,險些昏厥。宮效刃不由後退數步。那濟深見宮效刃已是無還手之力,所以出手之時,只用了七成功力,須知那巨闕穴乃心之募穴,任脈之主穴,若濟深使用十成功力,宮效刃必定會肝膽俱損,心脈震裂而亡。

宮效刃呼出一口濁氣,暗道:「少林寺七十二絕藝包含七十二種高強武藝,這個老和尚只使了三種,我就招架不住了。若他在用其它絕藝,我豈有不敗之理,現在只有使用絕招了。」宮效刃想到這裡,手捂胸口,雙腿彎曲,哀聲道:「濟深大師——」那濟深只道對方服輸,撤去招式,雙掌合十道:「阿彌陀佛,宮施主無大礙吧?」宮效刃道:「濟深大師武功高強,在下佩服,佩服——」宮效刃說話逐漸變緩,說話聲音竟無比悅耳醉人。那宮效刃眼睛一直半迷,此刻突然睜開,卻是大如燈籠,明亮如鏡,直直盯著濟深。只聽濟深說道:「不好……」之後,卻似中了魔一般,呆呆站在原地,一動不動。宮效刃哈哈大笑道:「濟深,你也能栽到我手裡,那我就不客氣了,哈哈……」說著,宮效刃縱身一躍,雙腳朝濟深猛踢過去。宮效刃此時用盡了全力,再加上「迷離腳」的招法,只見濟深忽地被踢飛下台,重重摔在校場上。

首頁      上一章節     下一章節     末尾

   

0
0
0
0
0
0

超贊

期待

支持

很瞎

翻桌

懷疑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