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手教學 遊戲系統 地圖大全 遊戲攻略 禁地副本 專題工具 綜合推薦 影片中心
當前位置:九陰真經遊戲專區 >> 原著小說專題 >> 正文
第十一章 武林爭鋒(1)
發佈時間:2012年06月16日 15:20:32    作者:開心遊戲網    人氣:8199    進入討論區
第十一章 武林爭鋒(1)

黃裳定下主意,要在各派高手比武之時,尋找殺害四位大哥的兇手,於是站立一旁,靜靜注視校場中的一舉一動。

壘台上,岳雲行命人將天地神教弟子、薛彪等人押下壘台,又將天地神教架的油渦拆除,壘台重新恢復了乾淨。岳雲行朗聲道:「一席盛宴,險些被幾隻蒼蠅攪壞。現在繼續開始比武大會!」校場眾豪齊聲叫好。

壘台上朱莊明向前道:「既然岳盟主宣佈武林大會繼續開始,那朱某就先設一擂,討教天下武林英雄的高招。」同在壘台上的心絕師太道:「好,那本座就不客氣了。」說著拔劍向朱莊明刺去。朱莊明見是心絕師太,嘿嘿笑道:「心絕師太真給我老叫化面子,今天老叫化福氣不小呀……」朱莊明嘴上說著,手腳也不閒著,腳步迅速左移,躲過心絕師太招式,緊跟著右拳變掌,向心絕師太攻去。

那朱莊明衣衫襤褸,蓬頭垢面,腳下踩著一雙大鞋,拖沓無比;心絕師太雖為一幫之主,但年齡卻不過二十出頭,一身道服整潔淡雅,武功招數更是優美悅目。這一場較量,讓人看著極不協調,心絕師太進攻朱莊明,似天鵝啄食蟾蟲蝦蟹,朱莊明反擊還招,卻似一隻癩蛤蟆追逐花中飛蝶。朱莊明腳上穿的那雙破鞋,比常人大之兩倍,但穿在朱莊明腳上,絲毫不影響行動,那朱莊明每出一招,都是嘻嘻一笑,嘴裡說些不三不四言語。心絕師太不由怒火沖胸,手腕一抖,但見劍光閃處,似有無數只利劍,閃電般地向朱飛明的眼、喉、鼻、耳、口刺去,瞬間,一團白光罩在朱莊明面前。朱飛明急忙低頭撤步,雖然勉強躲過心絕師太劍招,但頭髮卻被寶劍削去幾撮。隨著朱飛明低頭後撤,被削落頭髮飄散在壘台上,校場內響起一陣哄笑。朱飛明不敢再有怠慢,提氣凝神,全力應接心絕師太每一招。

心絕師太所用劍法乃是恆山鎮幫武功「恆山絕塵劍」,「恆山絕塵劍」招式極為優美,劍法奇妙迅捷,更特別的是,「恆山絕塵劍」雖然進攻招數一般,但若以此劍法自保,江湖中卻罕有武功能夠破解。心絕師太前任掌門心傷師太在任掌門期間,將「恆山絕塵劍」再次改進,把自己所創的八招進攻招式融入其中,這樣,「恆山絕塵劍」不但防守招數無懈可擊,而且進攻招法也是銳利無比。一時間,「恆山絕塵劍」威震江湖,聞名天下武林。但就在此時,心傷師太突然將掌門之位傳給當時只有十七歲的心絕,自己卻退位隱居,從那以後,江湖中再也沒有心傷師太的音訊。心絕繼位掌門以後,刻苦練習「恆山絕塵劍」,這幾年時間,武功迅速長進。

壘台上,心絕師太施展「恆山絕塵劍」進攻招法,招招直攻朱莊明要害部位,剎那間,朱莊明左閃右躲,狼狽不堪。一個踉蹌,朱莊明那雙破鞋脫腳,落在壘台上,朱莊明順勢一滾,將破鞋撿起,拿在自己手上。心絕師太淡淡一笑,道:「無恥淫人,脫了鞋也沒用。」朱莊明嘻嘻一笑:「那我就把衣服躲掉。」心絕師太大怒,舉劍向朱莊明直刺,朱莊明揮鞋阻擋,那寶劍刺在鞋上,竟似撞在盾牌上一般,不能刺入半分。朱莊明嘿嘿一笑,反手向心絕師太攻去,心絕師太回手舉劍阻攔,寶劍與鞋相撞,竟被震了開來,而那雙破鞋絲毫未損。

心絕師太一驚,隨即想到這雙鞋並非一般的鞋。朱莊明的這雙鞋乃是用極其堅韌的筋皮所做,中間輔以鋼絲銅線,鞋的外表雖破,卻可以與利刃抗爭。心絕師太深吸一口氣,手腕迅速舞動,隨著手腕舞動,心絕師太面前驟然出現許多劍花,猛然看去,似是萬千花瓣隨風飄動,煞是好看。緊跟著,這萬千花瓣急速向朱莊明移去,此招正是「恆山絕塵劍」中的進攻招式「亂劍穿心」。此招剛剛施出,心絕師太又是一招「一劍封喉」,只見心絕師太劍鋒橫指,寶劍似空中飛燕,直刺向朱莊明喉嚨。眨眼間,心絕師太將「恆山絕塵劍」的八種進攻招式一一施出。朱莊明不敢怠慢,揮動罩在雙手上的那雙破鞋,見勢用招,那雙破鞋甚大,罩在手上,足以將半個手臂罩住。只聽得寶劍與破鞋相撞的悶頓聲音,朱莊明將心絕師太刺來的劍式一一拆開。

心絕師太不由大驚,暗道:「『恆山絕塵劍』的這些進攻招式,是恩師親自所創,自己曾親眼看到恩師用這些招式打敗無數武林高手,就算這個丐幫長老有一雙破鞋護身,也會不在話下,難道這個丐幫長老的武功就如此高強?」心絕師太隨即又想:「一個丐幫長老能有什麼高強武功,只不過是自己還沒將這些招式練到家罷了。」心絕師太卻還不知道:有些絕頂高強的武功招式,其威力是隨人的心境變化而變化的,施展這些招式時的心境不同,其威力也會大大不同,在現實生活中,當自己孩子遇到危機時,母親會爆發出不可思議的力量,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事情,其間的道理是相似的。

心絕師太施展進攻招式,一直不能將朱莊明奈何得了,反而不時被朱莊明抓住破綻,趁機偷襲,迫使心絕師太不得不回招應付。如此,心絕師太不由有些慌亂。幾招下來,心絕師太只得改變招式,以「恆山絕塵劍」的防守招式與之抗衡。

心絕師太施出「恆山絕塵劍」的防守招式,雖然朱莊明不能奈何自己,但自己也奈何不了對方。此時,朱莊明的那張嘴卻被騰了出來,只聽朱莊明又開始說道:「聞名天下的『恆山絕塵劍』也不過如此呀。」「仙姑小小年紀為何出家,還是跟老叫化子闖蕩天下罷。」「聽說你師父心傷師太是為情所困,才退位隱居,唉,可惜了,可惜了,心傷師太也是個大大的美人呀……」

朱莊明這一嘀咕,氣得心絕師太臉色通紅。心絕師太繼位恆山掌門不過三年,這次參加武林大會,心絕師太自知武功根基有限,並未想爭奪武林盟主之位,只是想在天下英雄面前展示一下恆山派的武功,但未曾想到連丐幫的一個長老都勝不了,並且又如此被侮辱。心絕師太終於氣憤不過,再次祭出「恆山絕塵劍」進攻招式,向朱莊明攻去。無奈心絕師太進攻招式威力有限,朱莊明抓住一個破綻,左手破鞋「啪」地打在心絕師太右手手臂。心絕師太只感覺右臂一陣疼痛,手中寶劍險些脫手。朱莊明一招得手,就勢連連出招,下手無半分留情,嘴上更是說個不停:「小妹子,叫聲哥哥我就停手。」「要不要讓哥哥教你兩招。」……

朱莊明手中舞動兩隻破鞋,看似隨意,中間卻蘊含著無數的武功招數。心絕師太被朱莊明抓住破綻,連遭攻擊,此時招式已經大亂,而想要再次施展防守招式,卻已不能,心絕師太焦急萬分,暗暗急道:「如果就這樣被丐幫的一個長老打敗,那恆山派的面子真是丟盡了。」眼看心絕師太破綻大出,如此下去,將是必敗無疑,突然,一個身影忽地一閃,心絕師太與朱莊明之間已多出一人。心絕師太一看,原來是明教教主余章子,余章子道:「心絕掌門,讓我會會這個無恥之人。」心絕師太正無計可施,見有人出手相助,不禁歡喜萬分,心絕師太收起寶劍道:「多謝余教主。」然後退至一旁。

朱莊明見憑空冒出來一個人,仔細一看,卻是明教教主,朱莊明罵道:「***,魔教都是些狗拿耗子的東西,真他娘的一點不假。」在方臘擔任明教教主時,明教曾做過一些歹事,那時江湖眾派都稱明教為「魔教」,但自方臘之後,明教痛改前非,行俠仗義,在江湖中贏得了很好口碑,也就沒人再稱其為「魔教」了。這次朱莊明又這樣稱呼,余章子不禁憤怒萬分,余章子怒道:「朱長老身為丐幫執法長老,不但污言穢語,而且不明是非,朱長老欺人太甚了吧!」朱莊明道:「你娘的,什麼污言穢語,什麼不明是非,武林盟規也沒有規定不許罵人,我說魔教你心虛呀……」余章子怒道:「好,那咱們就以武功說話,在下領教了。」說著擺開招式。朱莊明冷笑道:「多管閒事的東西,老子看看你有什麼本事。」朱莊明說完,揮起破鞋向余章子攻去。

看到朱莊明持鞋攻來,余章子雙腿一縱,身子徑直飛起,跟著雙掌迅速向朱莊明面部擊去。朱莊明揮動破鞋,擋住余章子攻勢,接著雙腿用力,身子也躍了起來,待躍到半空,朱莊明雙手一晃,將破鞋穿在腳上,緊接著雙腿連環,猛向余章子小腹踢去。余章子躬身縮腹,躲過朱莊明雙腿,不料朱莊明破鞋竟脫腳而飛,繼續向余章子小腹擊來。余章子忙撤步轉身,那雙破鞋「嗖」地擦身而過。跟著破鞋飛過,朱莊明身子也飛了過來,半空中,朱莊明雙手抓住鞋子,反手向余章子頭部擊去。余章子忙吸住一口氣,身子迅速下沉,接著雙掌護於頭頂,抵住朱莊明的破鞋。轉眼間,兩人已鬥了幾十個回合,朱莊明明顯佔據上風。朱莊明嘻嘻笑道:「小子,知道爺爺的厲害了吧。」朱莊明嘴上雖說,手上並不放慢片刻,朱莊明將兩隻破鞋罩在手上,揉身向余章子攻去。

朱莊明用的這套武功名為「破鞋功」。在丐幫幾百年的討飯生涯中,有些心智機敏的弟子會從日常生活中悟出一些武功招式,用於與敵手爭鬥或遭遇惡戶時使用,但這些武功只是零散的一招半式,對付普通人尚可,但在武林高手面前,卻是不值一提。百餘年前,一位夏姓丐幫長老將這些招式整理改進,並集中實現在丐幫弟子最有特點的兩隻叫化鞋上,經過刻苦摸索推敲,終於完成了這套「破鞋功」。後來,這位夏姓長老當選為丐幫幫主,而他所創造的「破鞋功」便在丐幫長老間世代傳襲。但是,修煉「破鞋功」最重要的是要內力充沛,以內力摧動兩隻叫化鞋,可與刀槍利刃爭鋒,而以後修煉「破鞋功」的丐幫長老,其內功造詣都未達到夏姓長老的水平,「破鞋功」也就顯示不出其應有的威力,如此以來,修煉「破鞋功」的長老越來越少了。

朱莊明修煉「破鞋功」時,一直未有多大進展,朱莊明便用牛筋鋼絲製成一雙叫化鞋,以此修煉「破鞋功」,竟感覺此「破鞋功」威力驟然大增。今日,朱莊明施展「破鞋功」,不但險些將恆山派掌門擊敗,而且又使明教教主落於下風,朱莊明心中不禁竊喜,暗道「破鞋功」威力竟如此巨大,於是加緊摧動功力,向余章子急攻。

突然,余章子跳出圈外,紮下馬步,那朱莊明招數又至,余章子卻毫不理會,而是似週身無人,獨自研習武功一般。只見余章子雙手張開,做火焰之狀,然後雙掌交叉,掌心向外,置於頭部,這樣,余章子的胸部、腹部完全暴露在外。朱莊明見狀大喜,兩隻破鞋罩在手上,只朝余章子前胸擊去。只聽「彭」地一聲,那余章子竟紋絲未動,而朱莊明卻似飛矢般彈了開來。

朱莊明趕忙腳下用力,這才勉強站住。朱莊明顧不得多想,以雙鞋護住週身,以防余章子趁勢攻擊。不料余章子站在原地,仍不緊不慢,獨自運行招式。只見余章子雙手下垂,爾後雙掌交叉,掌心向內,置於胸部,而腹部空當卻被暴露出來。朱莊明運足一口氣,全力向余章子小腹攻去。朱莊明剛觸到余章子小腹,直感覺手臂酸麻無比,朱莊明全身一震,重重摔在地上。

朱莊明勉強從地上爬起,緩緩道:「這就是『乾坤大挪移』?」余章子道:「不錯,正是『乾坤大挪移』,不過這還不到它一成的功力。」朱莊明點頭道:「厲害,厲害。」突然,朱莊明雙臂一展,兩隻破鞋似流星般脫手而出,急向余章子襲去。余章子微蹲雙膝,跟著雙手變掌為拳,擊向飛來的破鞋。兩隻破鞋被這一擊,反身朝朱莊明飛了回去。朱莊明伸出雙手,想要接住飛回破鞋,但指尖剛碰到破鞋,只感覺一股強力從鞋子上發出,竟不能握住自己鞋子。那鞋子重重擊在朱莊明胸部,朱莊明砰地被擊倒在地。

「乾坤大挪移」乃是明教的鎮教武功,這套武功招法奇妙,威力巨大無比。整套武功共分為七層,這七層武功修煉難度極大,從創作出這套武功開始,還從未有人將這七層武功完全練成。歷任明教教主一般只能練到第一、第二層,再往下行,心力已經不及;而練到三層以上者也只有兩三人而已。余章子由前任教主傳授,此時只練到了「乾坤大挪移」的第一層,而練到這第一層,內力已達到上乘境界,已能隨意驅動體內真氣。朱莊明攻擊余章子時,余章子運用「乾坤大挪移」法門,將全身力道都集中在被攻擊之部位,此時這一部位堅如鐵石,對手攻擊的力道越大,對手所受傷害越大,就如同以雞蛋撞石頭,若輕輕一撞,或許只是蛋皮破裂,但若全力撞擊,又怎能不粉身碎骨。

余章子對朱莊明抱拳道:「在下得罪了。」朱莊明一言不發,踉踉蹌蹌地退下壘台。台下明教弟子一片歡呼。正在這時,從台下飛上一人,只見此人寬袍長袖,綾羅綢緞,服飾甚是華麗,但在衣衫背部,胸部,胳膊兩側卻都補著粗布補丁,讓人感覺十分怪異,更為怪異的是,此人眼睛總是微微半閉,似未睡醒一般。此人便是丐幫的傳功長老宮效刃。宮效刃雙手後背,冷冷笑道:「余教主武功果然高強,真是讓老夫大開眼界。」余章子道:「在下這些彫蟲小技何足掛齒,宮長老的『迷離腳』才是絕世武功。」宮效刃哈哈笑道:「原來余教主對老夫也有耳聞,那麼還要老夫動手嗎?」余章子以禮相待,沒想到這位宮長老卻如此傲慢無禮,余章子不禁怒道:「宮長老也太過自負了吧,余某正想領教宮長老的神功。」

宮效刃淡淡一笑,跟著左腳一跺,那宮效刃身子忽地一閃,期到余章子面前,接著抬腳向余章子小腹踢去。余章子並不躲閃,暗施「乾坤大挪移」招式,將全身真氣聚於小腹。只聽「彭」地一聲,兩人各自後退兩步。余章子暗自驚道:「自修煉「乾坤大挪移」以來,自己還未遇到過如此深厚的功力,若這樣以硬碰硬,自己非吃虧不可。」

只聽宮效刃冷笑道:「余教主『乾坤大挪移』果然名不虛傳。」余章子道:「宮長老不必自謙,出招便是。」說著,余章子將功力聚於右掌,向宮效刃左胸擊去。宮效刃身體微側,躲過余章子掌式,跟著右腿擊向余章子小腹。兩人戰在了一起。

首頁      上一章節     下一章節     末尾

   

0
0
0
0
0
0

超贊

期待

支持

很瞎

翻桌

懷疑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