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手教學 遊戲系統 地圖大全 遊戲攻略 禁地副本 專題工具 綜合推薦 影片中心
當前位置:九陰真經遊戲專區 >> 原著小說專題 >> 正文
第七章 故人舍前(4)
發佈時間:2012年06月14日 14:58:05    作者:開心遊戲網    人氣:7548    進入討論區
第七章 故人舍前(4)

  三人邊說邊走,不覺已近黃昏,四下望去,前方是一個小鎮,小鎮上炊煙不斷升起,夕陽照去,一片祥和氣象。王一葉道:「黃大哥,阿虎兄弟,前方鎮上有家客棧,客棧老闆很是和善,咱們可到那裡歇息一晚,明日晌午時分咱們便可到達泰山。」黃裳點頭道是。

黃裳三人來到客棧,早有店小二將馬匹牽入馬圈。店中人不多,店老闆五十歲年紀,熱情招呼三人就座,三人要了些酒肉飯菜。王一葉斟滿酒道:「黃大哥,阿虎兄弟,多謝你們救命之恩,大恩不言謝,我敬兩位恩公一杯。」三人舉杯一飲而盡。黃裳道:「一葉兄弟乃義士也,可惜我的四位大哥和兄弟一樣,都是篤行俠義的漢子,卻遭人殺害。」王一葉道:「黃大哥放心,就算捨得我這條性命,我也給四位大哥報仇,就算報不了仇,也得把天地仙尊掛層皮。」阿虎道:「一葉兄弟,我和你想的一樣。」黃裳道:「咱們不能除去他,我也要憑我大宋之力除去他。」王一葉道:「黃大哥說的是,朝廷應該管管這些邪教惡幫了。」

三人邊吃邊談,甚是投機。王一葉道:「聽黃大哥和口音不像北方人,黃大哥家在哪裡?」阿虎搶先道:「我們以前在花城村住,花城村可好了。」黃裳笑道:「你說花城村誰能知道,我們老家是延平縣,屬於福建府。」這時,突然聽店老闆叫道:「花城村,延平縣……」店老闆慌忙走了過來,驚問道:「你們是花城村的?」阿虎道:「對呀,我們是花城村的。」店老闆聽阿虎說完,淚水奪眶而出。阿虎奇道:「店家,你這是怎的?」那店老闆並不答話,盯著黃裳看了又看,又細細看了阿虎一遍。黃裳道:「這位店家,究竟有何事情?」

「你可是黃孝廉黃員外之子?你的名字可叫黃裳?」店老闆神情激動,聲音已有些發抖。黃裳道:「在下正是黃裳,店家可認識家父?」店老闆擦了一把眼淚,又驚又喜:「這麼多年了,沒想到在這裡遇到故人了。」說罷躬身拜道:「黃公子請受我一拜。」黃裳扶起店老闆道:「店家請起,店家為何如此?」

店老闆道:「我叫崔鐵林,也是花城村人,黃公子是否還記得二十年前村裡那場大火?那次我家的房屋都被燒光,家中父母妻兒全部遇難,我也被燒成重傷。要不是黃員外將給我治傷養病,恐怕我早就不再人世了。」

黃裳猛地想起花城村有個姓崔的叔叔,仔細看看,卻是十分相像,黃裳驚道:「你就是崔叔叔?」崔鐵林慌道:「對,對,對,我就是崔叔叔。」黃裳親切道:「崔叔叔,我記得後來我就沒見過你了,你怎麼到了這裡?」崔鐵林道:「我傷好後,崔員外本想給我蓋房重新成家,但我一想到死去的親人就傷心不已,於是便離開了花城村,離開時黃員外給了我許多盤纏。後來我流浪到這裡,就在這裡開了一家客棧,幾年後我又成家生子,現在想起來已將近二十年了……啊,黃員外可好?黃夫人可好?」黃裳道:「家父家母都好。」黃裳將阿虎拉過來,對崔鐵林說道:「你還認識他嗎,他就是阿虎,是你阿弟崔鐵山家的孩子。」黃裳對阿虎道:「快叫伯伯,這是你親伯伯。」阿虎輕聲叫道:「伯伯。」崔鐵林抱住阿虎腦袋,看了又看,不由淚流滿面,崔鐵林感激道:「多謝黃員外,黃公子,給我們崔家留了這一根獨苗。阿虎,快給黃公子磕頭。」說著又向黃裳拜去。

黃裳忙攔住道:「崔叔叔不必如此,不必如此。」崔鐵林道:「阿虎都這麼大了,我離開村的時候,阿虎還不會說話,你也不過七八歲大。」崔鐵林感歎萬分,繼續道:「十年前,我回了一趟花城村,那次沒見到你們,黃員外說阿虎陪你趕考去了,從那以後,我就沒再回去過,這一晃又好多年過去了。你們現在怎麼樣?」阿虎道:「那次黃大哥中了狀元,現在在朝廷當官呢……」崔鐵林激動道:「老天有眼呀,黃員外做了那麼多善事,終於好人有好報。」黃裳道:「那以後我們全家就搬到京城去了,現在家父家母都在京城,阿虎也和我們在一起住。」崔鐵林道:「好呀,好呀,走,咱們都後屋說話。」崔鐵林對店小二大聲道:「快去準備一桌酒席,把我埋了二十年的竹葉青拿出來……」

崔鐵林帶著黃裳三人從客棧後門出去,與客棧一牆之隔有一座大宅院,崔鐵林道:「這些年我也攢了一些錢,便置了這一所宅院,還雇了一些夥計。有時我也學黃員外,施捨一些錢物給窮人,但現在你分不清窮人和富人,聽說有的要飯吃的都家財萬貫。」崔鐵林一邊說一邊將黃裳三人帶入宅院正廳,廳內佈置樸實大方,簡雅莊重。黃裳隱隱覺得似進了自己家中。不多時,廳內擺下一桌豐厚酒席,眾人分位入座。崔鐵林道:「黃公子,這裡桌椅的擺設都是仿照了公子家中。」黃裳笑道:「怪不得這麼熟悉。」崔鐵林道:「現在公子去了京城,卻不知屋中擺設變了沒有?」黃裳道:「還和在花城村時一樣,家父喜歡這樣的清淨簡雅。」阿虎補充道:「一點都沒變,和以前一模一樣。」崔鐵林、黃裳歡喜而笑。

崔鐵林叫道:「把夫人和小姐叫過來,見過黃公子和賢侄。」不久,家人帶崔夫人和小姐來到正廳。崔鐵林道:「這便是內室,這是小女鳳兒。」崔夫人、崔鳳一一拜過黃裳三人。禮節完畢,丫鬟攙扶著崔鳳兒回到自己房內,崔夫人坐入席中。崔鐵林對崔夫人道:「我常給你說的恩公黃員外,這位便是黃員外的公子,現在是朝廷中的大官。」崔夫人驚喜萬分,又拜過黃裳,黃裳起身還禮。崔鐵林繼續道:「這位是王一葉兄弟。這阿虎就是阿弟崔鐵山的孩子,咱崔家唯一的一根獨苗。」阿虎跪下給崔夫人磕過頭,崔夫人慌忙扶起阿虎,左看右看,分外親切。

崔鐵林道:「鳳兒是我在這裡安家後才有的。可惜鳳兒也沒有個兄弟姐妹,這次終於有了阿虎這個哥哥了。」阿虎道:「還有黃大哥,黃大哥也是我們的哥哥。」崔鐵林道:「阿虎,不可如此沒有禮節,黃公子現在在朝中為官,應該稱呼黃大人,怎麼這麼沒大沒小呢?」黃裳笑道:「崔叔叔見外了,阿虎從小跟我一起,現在我們已經如親兄弟般了,叫『黃大人』不要說阿虎不自在,就連我也覺得難受。」崔鐵林感激道:「黃公子和黃員外一樣,對我們這些下人都似家中人一般。」崔鐵林頓了一下道:「黃公子來此地有何事情?若有什麼需要的請儘管開口。」黃裳道:「我們要去泰山,路過此地,沒想到遇到了崔叔叔。」崔鐵林道:「黃公子身為朝廷命官,出行為何不帶隨從?」黃裳道:「這次出行本也有幾個同伴,不料被賊人殺害,這次去泰山正是去尋找賊人。」崔鐵林道:「聽說江湖中各派要在泰山召開武林大會,現在泰山聚集的都是武林人士,公子帶些官兵,還是穩妥些。」黃裳道:「我們先去看看,再做打算。」崔鐵林道:「我在這裡開了這麼多年的客棧,遇到江湖人士也算不少,江湖險惡,公子可要多加小心。」黃裳道:「崔叔叔放心,我們會多加小心的。」

眾人斟滿酒杯,一飲而盡。黃裳道:「崔叔叔,崔嬸嬸,若有時間請到汴京走走,父親常提起你,很是想念你呀。」崔夫人道:「鐵林也是經常提起黃員外,常常提起花城村的事,非常想去看看黃員外。」崔鐵林接著道:「今日見到公子,知道黃員外住在京城,我一定前去看望黃員外。」阿虎歡喜道:「伯伯,京城可繁華了,我帶你們把京城都逛了。」眾人歡喜而笑。

眾人飲了幾杯酒,崔鐵林起身道:「黃公子稍坐,我給黃公子做道咱們花城村的菜——香酥田雞,保準你喜歡吃。」黃裳道:「崔叔叔不要客氣,這些菜已經足夠了。」崔夫人道:「黃公子,就隨他去吧,我家老爺高興了才自己動手做菜的。」崔鐵林歡笑道:「公子稍坐,我早就讓管家將料準備好了,菜馬上便會做好,公子也嘗嘗咱們家鄉的菜。」崔鐵林笑著走下席去。

那「酥油田雞」需要將田雞用溫油炸成八成熟,再放入湯料鍋慢慢地燉,當雞的顏色變黃時,便是熟了,之後放入盤中,澆入熱油,再澆入各種調料,便做成了「酥油田雞」。菜的工序雖然簡單,但火候要求極高,崔鐵林廚藝精湛,將這道菜做成了店裡的招牌菜。

崔鐵林歡喜走入廚房,管家正在燉著田雞。那管家見崔鐵林如此高興,笑著說道:「今天來的是什麼客,老爺如此高興,竟親自下廚了?」崔鐵林歡笑道:「是恩公家的公子和我的侄兒,我們已有十多年沒見過面了。」管家道:「我看黃公子俊氣文靜,像是一個讀書人。」崔鐵林道:「何止是讀書人,還是當朝的狀元呢,現在在朝中做官呢!」管家嘖嘖讚歎不停,那管家突然道:「啊,老爺,是呀,今年小姐已經十六歲了吧,將小姐許配給黃公子,這不是兩全其美的事嗎?」崔鐵林道:「黃公子是當朝狀元,又在朝廷高官,咱們怎能攀得上人家?」管家道:「老爺,你這就不對了,雖然黃公子地位高,但老爺家也是財產豐實,如此也算門當戶對了。再說咱家小姐美若天仙,自古才子愛佳人,你怎麼知道那黃公子就不喜歡咱家小姐呢?」崔鐵林道:「若小女真能許配給黃公子,那真是我崔家的造化呀。」管家道:「老爺放心,待酒席散後,我去給黃公子提這門親事。」崔鐵林歡喜道:「那就多煩擾管家了。」管家道:「老爺放心便是,我猜這門親事十有八九能成。」

這時,那田雞已經燉好,管家將田雞盛入盤中,崔鐵林澆入熱油,然後加入調料,將這道「酥油田雞」端上席來。崔夫人歡笑說道:「我跟隨我家老爺這麼多年了,他也就兩次為我們做過這道菜,第一次是鳳兒出生時候,第二次是幾年前決定去花城村的時候,這一次便是第三次了。黃公子,趕快嘗嘗這道『酥油田雞』!」

黃裳拿起筷子品嚐,當真是香酥可口,美味無比。黃裳道:「崔叔叔真是好手藝呀!」崔鐵林道:「這不是我的手藝好,是家鄉的菜好。」

正說著,只見院中出現一個身影,看身形體態,像是鳳兒姑娘,但卻穿著黑色衣衫。黃裳對崔鐵林道:「崔叔叔,那是鳳兒嗎?」崔鐵林看了看,叫道:「鳳兒,鳳兒,你在院中幹什麼?」那人沒有說話,只聽鳳兒丫鬟喊道:「小姐,你怎麼出來了,這是你的茶?」那身影忽地飄起,越過院牆,轉眼間消失在漫漫夜色中。

黃裳道:「崔叔叔,沒想到鳳兒還有如此武功。」崔鐵林驚訝萬分,道:「她不會武功呀,是鳳兒嗎?」崔夫人道:「不是,不像鳳兒。」正在這時,只聽丫鬟「啊」地一聲尖叫,慌亂地從鳳兒屋中跑出,那丫鬟驚恐叫道:「老爺,夫人……小姐,小姐她……小姐她……」崔鐵林喊道:「什麼事如此驚惶?」丫鬟踉踉蹌蹌跑入屋內,顫抖道:「小姐……小姐她……去了。」崔鐵林道:「怎麼去了,好好說來?」丫鬟已是驚恐萬分:「小姐她……死去了……」

眾人大驚,崔鐵林忙朝鳳兒屋中跑去,眾人也趕忙跟去。到了屋中,只見鳳兒躺在地上,借助燈光,只見鳳兒姑娘眉心處有一針尖般小孔,鮮血不斷從中流出。

首頁      上一章節     下一章節     末尾

   

0
0
0
0
0
0

超贊

期待

支持

很瞎

翻桌

懷疑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