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手教學 遊戲系統 地圖大全 遊戲攻略 禁地副本 專題工具 綜合推薦 影片中心
當前位置:九陰真經遊戲專區 >> 原著小說專題 >> 正文
書信寄托哀情,歸家萬事清淨(5)
發佈時間:2012年06月16日 16:43:48    作者:開心遊戲網    人氣:9870    進入討論區
書信寄托哀情,歸家萬事清淨(5)

 諾衣唱完,徽宗欣然道:「今日諾衣奏樂,朕為你們高歌一曲。」諾衣道:「陛下是不是唱哪首《紅芍葯》?」徽宗笑道:「娘娘許久未與朕相聚,朕的心思還是被你猜透,朕在你面前已沒有秘密了。」諾衣輕笑道:「臣妾猜透陛下心思,臣妾才能更好地服侍陛下。」徽宗道:「好,就彈奏哪首《紅芍葯》!」諾衣道:「是,陛下。」

諾衣輕彈琵琶,只聽徽宗唱道:「人生百歲,七十稀少。更除十年孩童小。又十年昏老。都來五十載,一半被、睡魔分了。那二十五載之中,寧無些個煩惱?仔細思量,好追歡及早。遇酒追朋笑傲。任玉山摧倒。沉醉且沉醉,人生似、露垂芳草。幸礬樓、有酒如澠,結千秋歡笑。」

徽宗唱畢,諾衣道:「臣妾不知他人怎想,陛下歌聲猶如天籟之音,臣妾聞陛下歌聲,才是『三月不知肉味』!」徽宗喜道:「朕所唱終不及娘娘,黃愛卿有何見解?」黃裳道:「娘娘所言極是,陛下多才多藝,陛下的畫、書、詩、詞、樂理造詣之深,世上無人能及。」徽宗欣喜而笑,道:「臣也聞黃愛卿深通樂理,今日黃愛卿也彈唱一曲。」黃裳道:「是,陛下。」諾衣忙道:「黃大人唱何曲子,小女子為黃大人伴奏。」黃裳道:「不勞娘娘了。」黃裳向侍從要得一把鐵箏,撥動箏弦,高聲唱道:「軍門頻納受降書,一劍橫行萬里餘。漢祖謾誇婁敬策,卻將公主嫁單于。漢家旌幟滿陰山,不遣胡兒匹馬還。願得此身長報國,何須生入玉門關。」

黃裳唱畢,徽宗奇道:「愛卿所唱與眾不同,朕聞所未聞。愛卿所唱雖清曠雄放,不過是否欠缺些柔美?」黃裳道:「陛下,萬民受禮樂教化,能知書達理,遵從王道,但禮樂亦能消磨意志,頹廢心神,我大宋年年向契丹、西夏進貢歲幣,這與漢家公主嫁於單于有何異別?當前我大宋雖然繁華富裕,但仍有眾多百姓生活疾苦,臣奏請陛下,切不可沉浸於靡靡之音!」

徽宗此時已顯醉意,徽宗雙眼看著黃裳,慢慢道:「愛卿所言,朕當思之。」諾衣道:「陛下,黃大人所言皆關係我大宋民生,黃大人為陛下江山殫精竭慮,陛下有黃大人這樣的良臣,我大宋江山興盛繁榮實屬必然!」徽宗大喜,對黃裳道:「黃愛卿真是辛苦了,有黃愛卿在,朕無憂矣!來,朕與你痛飲幾杯。」黃裳躬身道:「謝陛下,謝娘娘!」

幾杯酒水下肚,徽宗已是昏昏欲醉,諾衣上前道:「陛下,今日時日已晚,不如陛下回內寢歇息,明日在飲若何?」徽宗滿臉醉意,說話已是語無倫次,徽宗道:「今日就先到此,黃愛卿……諾衣娘娘……陪朕入寢。」諾衣道:「陛下,黃大人一路辛苦,臣妾想送送黃大人。」徽宗道:「好……你去送送黃愛卿……」諾衣道:「是,陛下。」

侍從扶徽宗歇息而去。諾衣走到黃裳面前,柔聲道:「方纔叔叔飲酒是否盡興?小女子願陪叔叔再飲幾杯。」黃裳忙道:「娘娘乃是陛下內室,在下只是一普通差官,娘娘如此稱呼,在下怎敢承受?」諾衣道:「叔叔不必客氣,陛下喜歡叔叔,那小女子豈敢怠慢了叔叔。」黃裳道:「多謝娘娘厚愛,若娘娘無甚吩咐,在下告退。」諾衣斟滿兩杯酒,道:「叔叔何必焦急,咱們再幾杯,叔叔再走不遲。」黃裳低頭道:「在下不敢,在下自行告退便是,不必娘娘相送。」諾衣怒道:「我奉陛下之命,與你送行,難道你想違背聖命嗎?」黃裳忙道:「在下不敢!」諾衣轉言笑道:「自從小女子在大殿看到叔叔與童貫比武,小女子便開始仰慕叔叔,叔叔不喜歡小女子所唱曲子,但那曲子所言『才會面,便相思,想思無盡期』,小女子卻是深有感觸。」黃裳道:「娘娘乃一國之母,陛下聖明仁慈,望娘娘保重,微臣告辭。」說著起身就要離去。諾衣急道:「叔叔且慢。」黃裳道:「娘娘有何吩咐?」諾衣道:「陛下聖命,臣妾怎敢違背,臣妾送黃大人出宮。」黃裳道:「謝娘娘。」

諾衣輕啟腳步,出了御善閣,向後宮大門走去,黃裳跟在後面,侍從挑著燈籠跟於左右。到了後宮宮門,諾衣停住腳步,對黃裳道:「小女子仰慕叔叔,望叔叔莫要怪罪。」黃裳俯首道:「微臣不敢,微臣幸得陛下、娘娘厚愛,微臣感激不盡。」諾衣輕言道:「小女子自認才貌雙全,這世間女子無人能及,黃大人乃當世之真英雄,真豪傑,還望叔叔體諒小女子之心。」黃裳道:「微臣事娘娘如事陛下,娘娘有何吩咐,在下定萬死不辭。」諾衣眼望黃裳,歎聲道:「叔叔走好,小女子不送了。」黃裳道:「多謝娘娘,在下告辭。」黃裳說完,大步出宮而去。

黃裳出了皇宮,與阿虎、王一葉回府而去。黃裳到了府中,院內只有自己臥室仍有微微燈光。黃裳輕推屋門,妻子王淑均正在燭光下靜靜等候,見丈夫歸來,淑均站起身來,接過黃裳外衣。黃裳想到自己修訂《萬壽道藏》的六年時間裡,每次回家都是很晚,而妻子都是這樣默默等候。自己出行這三個月來,遇事甚多,心境倍感疲憊,但是任由外面事務如何繁倦勞累,每次回到家中,心情頓時溫馨輕快。

黃裳看到淑均困意滿面,仍等著自己歸來,愛憐之情油然而生,黃裳自責道:「我又回來晚了!」淑均面露微笑,輕聲道:「爹娘和我都知道你忙,信兒和任兒跟爹娘睡了,你也快快歇息吧。」黃信和黃任是黃裳的兩個孩子,黃信是女孩,今年四歲,黃任是男孩,剛滿三歲。黃裳想到這些年來,一直在宮中忙於修訂《萬壽道藏》,對父母孩子的照顧實在太少,這一切就都落在了淑均肩上。黃裳不禁道:「這些年來,辛苦你了。」淑均輕輕道:「今日你怎麼這麼見外了。」黃裳輕挽淑均雙手,久久相視。

窗外,一輪明月掛於半空,院內樹木籠罩在月光之中,清風吹過,樹葉嘩嘩作響。須臾,屋內燈光熄滅,窗外月光顯得更加皎潔。

首頁      上一 章節     下一章節     末尾

   

0
0
0
0
0
0

超贊

期待

支持

很瞎

翻桌

懷疑
0